北京11选5开奖视频

文史資料

株洲文史
縣區文史
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文史資料 > 株洲文史
《民間故事》人物篇——周漢生的故事

發布日期:2014-04-14

    周漢生又名“漢癲子”,出生于株洲縣太湖清塘坳一個沒落的士大夫家庭,一生大部分時間在朱亭度過,是當時朱亭碼頭鼎鼎有名的人物。周漢生吹拉彈唱,琴棋書畫樣樣能,紅白兩路路路通。特別是才思敏捷,對詩如流,出口成章,關于他的趣聞流傳很廣,尤其是他那詼諧風趣的聯對,可說是老幼皆知。

作聯討酒戲尼姑

    周漢生寫對聯有個習慣,就是要你給點酒喝,那怕一杯半盞亦不嫌少,如果你有酒不給,那他就會“那個”。
    有一回,本地修繕一個尼姑庵,大門粉刷好那天,請他作聯為慶。他在起聯寫上“筆直一條”四個字,又在落聯寫上“敞開兩塊”四個字,兩邊都空下一截不寫,打牌去了。  
    民夫工匠們一見這八個字,便笑得前俯后仰;庵里的主持老尼姑一見這八個字,臉上紅一陣白一陣,又惱又急。后來經人提醒,方才捧了一杯酒找到正在打牌的周漢生,周漢生接過酒來一飲而盡,丟了牌二話沒說,提筆在起聯下補上“仙家路”三字,又在落聯下補上“福善門”三字。于是這副對聯便成了“筆直一條仙家路”“敞開兩塊福善門”,眾人連連道好,老尼姑連忙“阿彌陀佛”。周漢生也便揚長而去。

續聯巧罵張老爺

    一天,周漢生穿著那件藍布長袍,戴著那頂舊帽子,手里的拐杖上系著油光發亮的酒葫蘆走進了一家伙鋪。
    伙鋪老板正陪著一個姓張的官老爺和他的小老婆在喝酒,桌上擺滿了佳肴美味,見周漢生來了連忙起身迎著:“漢老,您放得駕,打一葫蘆?”
    周漢生見了那個當官的和他那么騷妖的小老婆,沒好氣地說道:“你記心那兒去了,我漢癲子老下數。”
    那個當官的一聽來者是朱亭碼頭有名的周漢生,不覺一愣:聽說周漢生能詩善對,原以為是個風流才子,不想今日一見卻是破衣爛衫的討飯像,便很有幾分瞧不起的樣子。他心想,我今日何不戲弄他一番,以揚揚我的名聲呢?于是便起身笑臉相迎,恭敬地走到周漢生跟前,拱手相邀道:“咽!原來是朱亭碼頭頂頂有名的漢老先生,張某有眼不識泰山,包涵!包涵!來來來,漢老先生請喝杯薄酒吧。”于是連拖帶拉硬把周漢生扯到桌前,又叫伙鋪老板添幾個菜。周漢生本想不吃,因為看見當官的就惱恨,但他轉念一想,也罷,看我如何教訓教訓這家伙,于是旁若無人地喝酒、吃菜。酒過三巡,當官的說“漢老先生,久聞你的大名,總想拜教,今日我們暫且每人講一句話,以助酒興,如何?” 周漢生喝了口酒,慢條斯理地說:“怎么講?”當官的說:“只要求有三字同頭,三字同邊就行了。”“好,你先講!”
    “那好,我可先講了。”當官的正自高興,即開口講道:“三字同頭官宦家,三字同邊綢緞紗,不是官宦家,哪有綢緞紗。” 周漢生正待開口,小老婆拍著手扭著水蛇腰叫道:“講得好,講得好,我也講一句”:“三字同頭大丈夫,三字同邊姐妹姑,不是大丈夫,難配姐妹姑。”
    講完,歪頭斜眼地笑著看周漢生。  
    這時伙鋪老板也插進來說道:“我也來一句,三字同頭蔥蒜韭,三字同邊肚肺肘,不是蔥蒜韭,難配肚肺肘。”
    老板一講完,他們三人不由哈哈大笑。
    周漢生瞟了他們一眼,隨口講道:“三字同頭屎尿屁,三字同邊糙糠粒,不吃糙糠粒,那有屎尿屁。”說完,漢癲子拂袖離席,那當官的目瞪口呆地望著他離去。

寫挽聯

    朱亭附近的匡家灣有個叫匡任生的人,帶來兩張對聯紙,請周漢生做副挽聯,漢癲子滿口應承。周漢生便問:“這對紙是多少錢買的?”匡答說:“三百錢。”又問:“隔你家幾里路,送給什么人?”匡又答道:“五里路,送給姑媽。”漢癲子聽后不加思索地寫出了一副挽聯:

 三百錢,買挽聯,包寫包做。 
五里路,哭姑媽,聲短聲長。

趣聯茶亭

    朱亭鎮長嶺上第三個茶亭在落成之日,倡修的主持人請周漢生撰聯,周漢生欣然應諾,不加思索地張口念道:
    “日已夕矣,君何往?”
    “雞既鳴兮,我不留!”  
    主持人和在場的人聽了,拍手叫絕。
    恰在此時,有一個富商來了,他央求周漢生為他收媳婦做酒寫副對聯,同時這富商還帶了兩瓶好米酒送給他。
    周漢生見了酒,頓時“癲勁”狂生,搖頭擺腦在紅紙上寫下了:
    “日已夕矣,君何?”
    “雞既鳴兮,我不!”
寫完,嘿嘿地笑著交給了那富商。富商看了,哭笑不得,旁人則笑得前俯后仰。
    有一天,一個秀才來到朱樟橋,看見幾個人用土車子打豬從橋上經過,一時來興,出了一邊對子:
    “朱樟橋上車(音ju)打豬,車叫豬俱叫。” 周漢生正好在此,馬上給他對上:“銅鑼山下童栽桐,童長桐同長。”

斥紳道

    有一年,久晴不雨,干旱數月,田里的禾干得變成松樹毛,淦田的紳士王子偉,曹天民等趁機敲詐農民,于是想出鬼主意,在淦田鎮的天府廟請道士祈天賜雨,勒索農民交錢交米。
    周漢生當時正好在那里,便在廟門貼出一副對聯:“騷道士,三令尺,打得煙消云散;臭紳士,九叩首,拜出月朗風清。”那主持人和幾個道士只好灰溜溜地走開了。

題聯戲惡霸

    朱亭黃龍橋有個大惡霸叫莫蘭鄉。一天,莫蘭鄉做壽,地方上一些所謂的名流紛紛送禮捧場,人伕轎馬,一片喧嘩。周漢生恨透了這些吃蛇不剝皮的惡霸,心想,我一定要出你的洋相,羞羞這個吸血鬼。” 
    于是,他當晚就寫了一副對聯:
    “草寇出,門戶蕭條,本來不是東西,莫遭蘭薈”;“卯時到,良心喪盡,究竟無分鄉黨,空喚鄉翁。”橫聯是:“莫可如何”趁半夜三更貼到莫家大門之上。 
    第二天清早,眾客人看了這副對聯,一個個目瞪口呆,莫蘭鄉看了當時氣得暈倒在地,熱熱鬧鬧的壽酒日被搞得不歡而散,然而過往鄉民見了卻捧腹大笑。

貼聯躲賬

    年關將近。有一天討賬的登門了,在周漢生大門口抬頭見到了這樣一副對聯:
    年難過,今年更難過,得過且過;
    賬要還,是賬本要還,能還就還。
    討賬的知道無望,搖頭走了。第二年年關討賬的又登門了,抬頭見大門上正中寫有一個“老”字,不解其意,問道:“漢先生這大門上的字是你寫的么?”他答道:“是的啰!問么子?”討賬的又問:“你這個老字冒一點是什么字羅?”他答道:“你曉得老子冒一點,還來問么子賬啰?”討賬的聽了這番話,曉得拿他殺不出血來,只好打轉身。

趣對酬鄰里

    一次周漢生在朋友家喝了一頓飽酒,已有七分醉意,一路吟詩而回。快到家門,忽聽爆竹聲聲,他定神一看,正是鄰居兄弟倆合建的新房落成大慶,那為兄的別號是“開結子”,其弟渾名是“竹爆花”,屋前人聲喧嘩,好不熱鬧。
    周漢生心想;我也應該去祝賀才是,剛撩起藍布長衫起步,忽然覺得兩手空空似乎不妥,于是就近買來紅紙,大書一副對聯。眾人見周漢生送來一副對聯,連忙抖開一看,只見上聯是:竹爆開花,下聯是:開花結籽,橫聯是:四季如春。知情者見隱含兄弟倆的綽號在內,禁不住捧腹大笑。 

題聯戲權勢

    朱亭地方有個叫齊長保的人想討好姓王的保長,在王保長生日那天,送了一副字畫去祝壽。那字便是周漢先生寫的,結果,齊長保生日飯沒吃成,還被王保長一頓文明棍趕了出來,你道為何?只因漢先生給寫的對聯是:

壽星乃是毛瘦狗,
祝者就是肥坨魚。

    原來齊長保有個混號叫肥坨魚,王保長的小名叫狗屎,又叫毛伢子,不知齊長保是不識字呢,還是粗心,竟讓漢先生開懷了。

版權: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湖南省株洲市委員會
信息維護:株洲市政協辦公室宣傳科? 策劃制作:株洲市政協研究室信息中心
單位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濱江南路198號? 電話:073128680990 傳真:073128680991

備案/許可證編號:湘ICP備09000365

湘公網安備 43021102000046號


北京11选5开奖视频